刘江与李计成、浙江飞迪电动车公司合同纠纷案



刘江与李计成、浙江飞迪电动车有限公司委托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

(2019)0102民初962

 

    原告:刘江,男,196575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阳浩文,浙江泰杭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罗绍康,浙江泰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李计成,男,1986125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德清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庆海,北京岳成(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艳,北京岳成(杭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浙江飞迪电动车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德清县新安镇沟里村。

    法定代表人:王耀麒,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盛昌满,浙江聿兴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刘江与被告李计成、浙江飞迪电动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迪电动车公司)委托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22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999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罗绍康、阳浩文、被告李计成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艳、被告飞迪电动车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盛昌满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刘江的诉讼请求为:1、两被告赔偿原告劳务费损失210万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本院经审理认定,2011719日,飞迪电动车公司(甲方)与李计成(乙方)、方俊荣(丙方)签订《委托办理协议书》(合同编号:2011070601)一份,约定:甲方因企业发展需要,拟申请浙江省德清县新安镇甲方厂区边上指定的约59亩土地指标,主要用做甲方扩大生产厂区,甲方确保该地块约59亩田地非农保地;限于人手不足,甲方临时聘请并委托乙方全权代表甲方,出面与德清县政府有关职能部门协调申请上述建设用地指标事项;乙方同意在法律、法规允许的前提下,为甲方提供有偿服务;甲方同意,若乙方协调成功,为甲方申请到合同第一条所述约59亩土地指标,则支付相关劳务费每亩15万元整,共计885万元整,且在协议签订之日当天支付定金177万元给乙方,此项费用先转入丙方个人账户,再由丙方打入乙方指定账户或暂时保管;当甲方拿到德清县政府有关职能部门签署的同意给予甲方用地指标意向书(或缴纳用地预付款通知书)、或德清县有关党政领导同志签署的给予甲方用地指标支持的明确意见书后的三个工作日内,再支付给乙方劳务费265.5万元整;当甲方拿到与德清县政府职能部门签订的正式土地出让协议书的2个工作日内支付265.5万元整,甲方承诺在签订正式土地出让协议书后的3个工作日内办理土地权证,在土地权证办理完毕后1个工作日内一次性支付全部余款177万元;乙方在前期协调过程产生的5万元以内车马费、劳务费等相关费用可以用发票向甲方报销,不归责于甲方责任的,若60个工作日内因乙方原因协调失败的,则另有172万元定金无条件退还给甲方等内容。

     2011726日,方俊荣通过中国农业银行向刘江转账150万元。同日,刘江出具《收据》一份,确认收到定金150万元。

     2011730日,李计成(甲方)与刘江(乙方)签订《协助办理协议书》一份,约定:甲方限于精力和经验不足,特邀请乙方协助履行甲方与飞迪电动车公司签订的《委托办理协议书》(合同编号:2011070601);乙方认同甲方与飞迪电动车公司签订合同中的所有条款,同意飞迪电动车公司按合同约定分四期支付劳务费;乙方收到定金后,应立即开展有关工作,若努力无果,则5万元车费、务工费、茶水费等可以拿发票核销,另有145万元余款,应及时退还飞迪电动车公司;协办劳务费用按每亩10万元整计算,共约59亩(具体数据以政府权威部门公布的数据为准)土地指标,共计劳务费总金额59万元整;双方一致同意,甲方可以分得甲方与飞迪电动车公司签订的《委托办理协议书》(编号:2011070601)项下约定的劳务费总额的30%,乙方可以分得甲方与飞迪电动车公司签订的《委托办理协议书》(编号:2011070601)项下约定的劳务费总额的70%。分配过程中若产生相关税费,应由甲方出面负责跟飞迪电动车公司核销,与乙方无关等内容。

     2012728日,飞迪电动车公司(甲方)与李计成(乙方)、浙江飞迪实业有限公司(丙方、以下简称飞迪实业公司)签订《〈委托办理协议书〉的补充协议》(合同编号:2011070602)一份,约定:对2011070601《委托办理协议书》未尽事宜订立补充协议;因德清县新安镇人民政府不支持甲方其发展新项目,甲方同意将其发展的新项目工业用地委托丙方出面(以丙方作为投资商的名义与桐庐县有关部门签订投资购地协议)申请浙江省桐庐县区域内约100亩项目建设用地指标,最低50亩项目建设用地指标;丙方同意接受甲方委托,以丙方名义对桐庐县进行项目投资,并无条件连带承担本补充协议项下甲方所应承担的义务;限于人手不足,甲方继续聘请并委托乙方全权代表甲方(或丙方),出面与桐庐县江南镇政府有关职能部门协调申请上述工业用地指标事项;乙方同意在法律、法规允许的前提下,为甲方(或甲方指定的丙方)提供有偿服务;甲方同意,若乙方协调成功,为甲方(或甲方指定的丙方)申请到上述100亩(最低50亩)项目用地指标,则支付相关劳务费用每亩10万元,共计1000万元;甲方已于2011730日前支付给乙方150万元合同定金;当丙方(或甲方)拿到与桐庐县江南镇政府有关职能部门签署的同意给予丙方(或甲方)用地指标项目投资框架协议后的3个工作日内,再支付给乙方劳务费300万元;当丙方(或甲方)拿到与桐庐县政府职能部门签署的正式土地出让协议书后2个工作日内一次性支付乙方全部余款550万元;经甲乙双方同意,乙方在前期协调过程产生的5万元以内车马费、劳务费等相关费用可以用发票向甲方报销,不归责于甲方责任的,因乙方原因协调失败的,则另有145万元定金余款无条件退还给甲方;甲方如在支付第二笔费用后,因乙方原因无法与桐庐县江南镇政府有关职能部门签署正式土地协议书时,乙方应当无条件退还已收取的445万元等内容。

     2012729日,李计成(甲方)与刘江(乙方)签订《〈协助办理协议书〉补充协议》一份,约定:因工作内容调整,甲方于2012728日与飞迪电动车公司、飞迪实业公司签订了合同编号为2011070602的《〈委托办理协议书〉的补充协议》;乙方认同甲方与飞迪电动车公司、飞迪实业公司签订补充协议中的所有条款,同意飞迪电动车公司(或飞迪实业公司)按合同约定分三期支付劳务费,甲方同意全力协助乙方履行飞迪电动车公司、飞迪实业公司与甲方约定的有关义务;乙方收到定金后,应立即开展有关工作,若努力无果,则5万元车费、务工费、茶水费等可以拿发票核销,另有145万元余款,应及时退还飞迪电动车公司;协办劳务费按每亩10万元结算,共约100亩土地指标(最低50亩),共计劳务费1000万元,飞迪电动车公司(或飞迪实业公司)按协议规定将第二期劳务费用300万元打入甲方账户(或甲方指定账户)。甲方应在到账当天将收到的劳务费用立即打入乙方指定的账户;双方一致同意,甲方可以分得甲方与飞迪电动车公司签订的《〈委托办理协议书〉的补充协议》(编号:2011070602)项下约定的劳务费总额的30%报酬,乙方可以分得甲方与飞迪电动车公司签订的《〈委托办理协议书〉的补充协议》(编号:2011070602)项下约定的劳务费总额的70%报酬。分配过程中若产生相关税费,应由甲方出面负责跟飞迪电动车公司核销,与乙方无关等内容。

    2012818日,桐庐县人民政府(甲方)与飞迪实业公司(乙方)签订《投资意向书》,约定项目名称:浙江飞迪新型能源动力系统集成项目,乙方建设项目需用地约800亩,综合用地15亩,第一期需开发工业用地100亩,甲方拟将该项目建设用地安排在工业功能区(具体位置和面积以出让红线为准),建设用地出让手续按现国土部门相关规定办理。其中该项目相关政策另行协定并签订补充协议,乙方在本协议签订之日起10日内向甲方支付项目保证金,按一亩壹万元的标准计算,共计100万元,该保证金在土地招拍挂时转作土地款,转入国土部门……。20121030日,桐庐县国土资源局出具桐土资预【2012069号《关于年产2万套新能源动力系统集成项目的预审的意见》,认为该项目选址位于工业功能区,拟用地总规模6.0705公顷,其中农用地6.0509公顷(其中耕地4.8018公顷),建设用地0.0196公顷,土地规划用途为新增建制镇该项目符合国家有关供地政策,拟以招标拍卖挂牌方式供地。2012115日桐庐县工业项目投入把关领导小组出具桐工投【201232号《关于“年产2万套新能源动力系统集成项目”准入意见的批复》,该批复同意工业功能区91.06亩用地,办理合法手续后使用,以招、拍、挂方式出让等内容,同时该文件后附有桐庐县环境保护局、桐庐县经济和信息化局、桐庐县发展和改革局、桐庐县行政服务中心表示审核同意的《桐庐县工业项目投资准入意见表》。2012118日,桐庐县人民政府(甲方)与浙江飞迪新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乙方、以下简称飞迪新能源公司)签订《投资协议书》一份,约定:项目名称为浙江飞迪新型能源动力系统集成项目;投资额度为项目固定资产总投资人民币约15亿元;乙方建设该项目需用地约800亩,综合用地15亩;第一期需开发工业用地100亩,固定资产投资人民币约3亿元;甲方拟将该项目建设用地安排在工业功能区(具体位置和面积以出让红线为准),建设该项目用地出让手续按县国土部门相关规定办理;出让土地的用地性质为工业,出让年限50年;乙方在本协议签订之日起10日内向甲方支付项目保证金,按一亩壹万元的标准计算,共计100万元,该保证金在乙方土地招拍挂时转作土地款,转入国土部门,另对甲乙双方责任及违约责任进行约定。同日,桐庐县人民政府(甲方)与飞迪新能源公司(乙方)签订《〈投资协议书〉补充协议》一份,双方就工业用地价格及面积、扶持政策等进行了补充约定。

      20121216日,王耀麒(甲方)与李计成(乙方)签订《〈委托办理协议书〉的补充协议》(编号:2011070603)一份,约定:飞迪新能源公司于201211月在浙江省桐庐县正式成立,由甲方担任法人代表;该公司成立后立即延续飞迪电动车公司、飞迪实业公司前期通过乙方协调与浙江省桐庐县人民政府有关“浙江飞迪新型能源动力系统集成项目”的投资洽谈事务,并承担飞迪电动车公司与乙方签订的所有协议的一切法律义务;因飞迪新能源公司限于人手及谈判等技术性经验的不足,主动与乙方协商,由甲方出面继续委托乙方办理涉及浙江省桐庐县地域投资的所有技术性操作事务,并签订本补充协议;甲方继续委托乙方出面(以甲方作为飞迪新能源公司主体投资方的名义与浙江省桐庐县有关政府部门签订投资及购地协议)协调申请浙江省桐庐县地域内约800亩项目建设工业用地指标和15亩项目建设综合用地指标;其中第一期开发约100亩项目建设工业用地指标和15亩项目建设综合用地指标(具体面积以浙江省桐庐县人民政府相关部门出让的红线为准);甲方承诺全面配合乙方开展工作(包括提供申请所需的营业执照、申请项目用地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及根据政府有关部门要求提供的其他必须提交的资料、组织项目论证会等);乙方同意在法律、法规允许的前提下,为甲方提供有偿服务,相关劳务费用以现金或者汇款方式支付到乙方指定账户;甲方同意,若乙方协调成功,为飞迪新能源公司申请到上述约100亩项目建设工业用地指标,则支付相关劳务费用每亩10万元,共计约1000万元;另外15亩项目建设综合用地指标及700亩工业用地指标服务费用,甲、乙双方另行签订补充协议约定;甲方已于2011730日支付给乙方150万元合同定金;余款待飞迪新能源公司与浙江省桐庐县人民政府正式签订“投资协议书”及获取约100亩项目建设工业用地指标土地证后的180天内一次性支付完毕;甲方须支付余款总额为850万元;具体费用按飞迪新能源公司实际获得工业用地指标结算;若甲方延期不支付相关劳务费用的,则按未支付总额的1%每天支付违约滞纳金;经甲、乙双方同意,乙方在前期协调过程产生的5万元以内车马费、劳务费等相关费用可以用发票向甲方报销;不归责于甲方责任的,因乙方原因协调失败的,则另有145万元定金余款无条件退还到甲方指定账户;如乙方逾期未还,则按未支付总额的1%每天支付违约滞纳金;如因甲方企业(飞迪新能源公司)购买土地款资金不到位或不归责于乙方的其他原因,而造成已经成功和浙江省桐庐县人民政府签订“投资意向书”后,最终仍无法获取约100亩项目建设工业用地指标土地证的,甲、乙双方约定的相关劳务费余款仍需甲方支付,如甲方逾期未付,则按未支付总额的1%每天支付违约滞纳金。

     20121216日,李计成出具《承诺协议书》一份,就其与王耀麒签订的2011070603补充协议承诺:浙江省桐庐县土地资源管理局出让给飞迪新能源公司的约100亩工业用地指标招拍挂时间在2013331日前完毕,若超出该时间期限,本人将已收到委托方的定金145万元(已扣除车马费)退还给委托方,双方于2011719日签订的合同编号为2011070601的《委托办理协议书》及20121216日签订的合同编号为2011070603的《〈委托办理协议书〉的补充协议》一并终止。王耀麒在该份协议书的委托方确认处签字。

     另查明,飞迪电动车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耀麒。飞迪新能源公司于2013625日注销,当时该公司股东为王耀麒、王迪,王耀麒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飞迪实业公司于20131022日注销,当时该公司股东为王耀麒、王迪,王耀麒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再查明,20131231日,李计成向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起诉王耀麒、飞迪电动车公司、王迪,案由合同纠纷,诉请为:1、判令王耀麒、飞迪电动车公司向李计成支付剩余服务费850万元,并支付违约金419178元(按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4倍暂从2013924日起算至起诉之日,要求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止);2、判令王迪对飞迪电动车公司对原告的债务向李计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3、诉讼费由王耀麒、飞迪电动车公司、王迪承担,后李计成变更第一项诉讼请求为:判令王耀麒、飞迪电动车公司向李计成支付剩余服务费100万元,并支付违约金49315元(按银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的4倍暂从2013924日起算至起诉之日,要求计算至实际付清之日止)。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李计成认为系王耀麒一方主动放弃涉案土地项目,导致最终未能完成土地流转程序,但李计成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上述事实,在李计成未能协调完成土地流转招拍挂手续的情况下,要求飞迪电动车公司等继续支付劳务费及违约金缺乏依据,不予支持,故于2014825日作出(2014)杭江商初字第8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李计成的全部诉讼请求。李计成不服该判决,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院认为当事人签订的《委托办理协议书》、《〈委托办理协议书〉的补充协议》及李计成出具的《承诺协议书》内容不违反国家法律规定、行政法规禁止性规定,意思表示真实,应确认有效,缔约各方当事人均应按照约定履行义务,享有权利,李计成提供的证据,尚不足以证明飞迪电动车公司最终未能获得项目用地使用权证,是因为飞迪电动车公司自身经济能力不足而自行放弃,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李计成的上述理由不成立,于20141031日作出(2014)浙杭商终字第2059号民事判决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与此同时,王耀麒、王迪于201413日,向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起诉李计成,案由为委托合同纠纷。王耀麒、王迪要求:1、判令李计成向王耀麒、王迪返还145万元并支付从2013331日起至判决确定履行之日止按日万分之二点一计算的利息损失(暂计算至20131130日为73080元);2、诉讼费由李计成承担。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20121216日李计成出具的《承诺协议书》约定,李计成承诺浙江省桐庐县土地资源管理局出让给飞迪新能源公司的约100亩工业用地指标招拍挂时间在2013331日前完毕,若超出该时间期限,李计成将已收到的定金145万元(已扣除车马费)退还给委托方。现案涉土地指标未能在2013331日前完成招拍挂手续,李计成虽认为系由王耀麒一方主动放弃所致,但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故李计成应当按《承诺协议书》的约定返还145万元款项。对于王耀麒、王迪主张的利息损失问题,双方对145万元款项的具体返还时限未作约定,且双方对未能完成项目土地招拍挂程序的原因存在分歧,故李计成不属故意拖欠款项,王耀麒、王迪也未提供证据证明曾向李计成主张返还款项,故对王耀麒、王迪关于从2013331日起计算利息损失的主张不予支持。但自王耀麒、王迪起诉之日起,李计成应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标准支付利息损失。该院于2014825日作出(2014)杭江商初字第93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李计成返还王耀麒、王迪款项145万元;二、李计成应支付王耀麒、王迪利息损失(自201413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计算至本判决确定的给付日止);三、驳回王耀麒、王迪的其他诉讼请求。李计成不服该判决,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院认为当事人签订的《委托办理协议书》、《〈委托办理协议书〉的补充协议》及李计成出具的《承诺协议书》内容不违反国家法律规定、行政法规禁止性规定,意思表示真实,应确认有效,缔约各方当事人均应按照约定履行义务,享有权利,根据李计成出具的《承诺协议书》约定,李计成承诺浙江省桐庐县土地资源管理局出让给飞迪新能源公司的约100亩工业用地指示招拍挂时间在2013331日前完毕,现案涉用地指标未能在约定期限前完成招拍挂手续,李计成应当依照承诺将已收到的定金145万元(已扣除车马费)退还给委托方,原判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于20141031日作出(2014)浙杭商终字第206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51125日李计成向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刘江返还150万元并支付利息,该院受理后,刘江于2016130日提起管辖异议,该院于20165月移送本院处理,本院审理后,认为李计成与刘江签订的《协助办理协议书》、《〈协助办理协议书〉补充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禁止性规定,应属有效,双方当事人应按协议约定履行义务,享有权利。李计成与刘江于2012729日签订《〈协助办理协议书〉补充协议》后,桐庐县人民政府与飞迪实业公司于2012818日即签订了《投资意向书》,桐庐县工业项目投入把关领导小组于2012115日出具桐工投【201232号批复,同意工业功能区91.06亩用地,办理合法手续后使用,以招、拍、挂方式出让。飞迪新能源公司也于2012118日与桐庐县人民政府签订了《投资协议书》、《〈投资意向书〉补充协议》。由此可见,刘江已按《〈协助办理协议书〉补充协议》的约定履行了相关义务。20121216日,王耀麒与李计成签订《〈委托办理协议书〉的补充协议》(编号:2011070603),同日李计成出具《承诺协议书》,此后李计成与刘江并未就上述补充协议及承诺书的内容签订新的补充协议,故上述补充协议及承诺书约定的内容对刘江并无约束力。而(2014)杭江商初字第93号案件判决李计成返还王耀麒、王迪款项145万元的理由在于案涉土地指标未能在2013331日前完成招拍挂手续,李计成也未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系由王耀麒一方主动放弃所致。因此,导致《〈委托办理协议书〉的补充协议》(编号:2011070602)终止履行,委托事项未果的责任在于李计成的单方承诺,刘江并无违约行为。为此本院于2016824日作出(2016)浙0102民初第220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李计成的全部诉讼请求。李计成不服,向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院于2017217日作出(2016)浙01民终字6075号民事判决书,认为李计成与刘江签订的《协助办理协议书》、《〈协助办理协议书〉补充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当事人应按协议约定履行义务,享有权利,鉴于桐庐县人民政府已分别与飞迪实业公司、飞迪新能源公司签订《投资意向书》、《投资协议书》、《〈投资意向书〉补充协议》,以及桐庐县工业项目投入把关领导小组已于2012115日出具批复“同意工业功能区91.06亩田地,办理合法手续后使用,以招、拍、挂方式出让”等事实,表明刘江已按《〈协助办理协议书〉补充协议》的约定履行了相关义务,本案委托事项虽未完成,根据权利义务相对等的原则,酌情确定刘江应向李计成支付50万元,并判决:一、撤销本院(2016)浙0102民初第2204号民事判决,二、刘江应于该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李计成支付款项50万元,以及该款自2016530日起至款项付清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损失;三、驳回李计成的其他诉讼请求。刘江不服该判决,向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提起申诉,浙江省人民检察院作出浙检民监【201833000000007号民事抗诉书,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抗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于20181224日作出(2018)浙民再46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维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浙01民终6075号民事判决。

     现原告刘江认为,根据合同约定,原告已协助李计成促成飞迪方与桐庐镇政府签署同意给予飞迪方用地指标的项目投资框架协议书,飞迪方应按月支付第二期劳务费300万元,但飞迪方迟迟未付,李计成在收取飞迪方支付第二期劳务费300万元的条件成就后,不仅怠于行使到期债权,且未经刘江同意,擅自与飞迪方法定代表人王耀麒签署《〈协助办理协议书〉补充协议》及《承诺协议书》,恶意延长到期债权的履行期,乃至放弃到期债权,直接导致刘江应分得第二期劳务费的条件灭失,两被告的行为构成严重违约,给原告造成的损失至少包含劳务费报酬210万元及逾期利息,为此成诉。

   本院认为,根据李计成与刘江签订的《〈协助办理协议书〉补充协议》约定,飞迪电动车公司(或飞迪实业公司)按协议规定将第二期劳务费用300万元打入李计成账户(或甲方指定账户),李计成应在到账当天将收到的劳务费用立即打入刘江指定的账户。201511月,李计成根据(2014)杭江商初字第93号民事判决书及(2014)浙杭商终字第2060号民事判决书的判决内容,李计成应向飞迪公司股东王耀麒、王迪返还145万元定金,李计成承担返还义务后,向刘江提起诉讼,认为在委托事项未果的情况下,要求刘江应承担李计成代其返还145万元的支付义务。此时刘江应知晓飞迪电动车公司认为李计成未完成委托事项,不仅不支付第二期300万元的劳务费,且要求李计成返还前期支付的定金145万元,即李计成不可能按约定将第二笔劳务费打入原告账户,然时隔至20192月份刘江才提起诉讼,该期间不存在时效中止、中断、延长的情形,故本院对两被告认为本案已过诉讼时效,理由成立,两被告的抗辩意见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刘江的全部诉讼请求。

     预收案件受理费29921元,应收取11800元,财产保全费5000元,由原告刘江负担。

       原告刘江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申请退费。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一份,并按对方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朱旭东

二〇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李 超

X

联系人:盛律师

QQ: